微信订阅号

收藏热线
0595-28252888
13489850000
 
 
薛君宁:把最好的,都给世界
  • 薛君宁:把最好的,都给世界
  •   薛君宁在任教的国立华侨大学有一间工作室,简朴,阔达。茶桌后两株绿萝疯长,叶子从一米多高的花架纷披垂挂到地,深绿鹅黄,层层晕染。 


      他颇自得:“植物跟着我每天听...
  • [2016-05-06](点击1359)
忧虑的人:薛君宁的水墨人物
  • 忧虑的人:薛君宁的水墨人物
  •   历代边缘知识分子构成了一部被压抑的心灵史,尤其是在六朝、宋末、晚明、文革等时期,格格不入的风流人物,无法安身于当世,只能忧虑地缅怀过去的文化理想。人事压抑的切肤之痛,使得薛...
  • [2016-03-06](点击1152)
另一种救赎——看薛君宁禅心画意的花鸟画
  • 另一种救赎——看薛君宁禅心画意的花鸟画
  •   如果说人物画是薛军宁对于人性救赎的一种努力,那么花鸟画便是他对于自我天性的放逐。禅心画意,对于薛君宁,如吃饭、走路、睡觉,甚至于呼吸。他活得真实、自我,而花鸟画则是其情绪释...
  • [2016-03-06](点击1156)
不画之画——关于薛君宁的写意花鸟
  • 不画之画——关于薛君宁的写意花鸟
  •   2008年,薛君宁关闭了北京艺术区的工作室,回到泉州。他说:“北上的经历把我噎住了,我想停一停。”一个为画坛所关注,并且在技术上已经成熟的水墨人物画家就此销声匿迹,更...
  • [2016-03-06](点击1251)